三代传承的民航“螺丝钉”(图)

日期:2019-06-12 15:03:00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70 次

1970年7月26日,在一马平川略显荒凉的黄土塬上,一架伊尔——14呼啸着平稳降落于兰州中川机场的跑道上,为秦王川这块冲洪积盆地注入了鲜活的生命。

从此,中川机场正式通航了。从此,在这片热土上,生长出一种“螺丝钉”一样的“中川精神”,并深深植根于这片土地上工作和生活的民航人的灵魂中。其中,甘肃民航普通职工牛爱福一家三代人从事民航事业,谱写出了岁月最美丽的乐章。

牛师傅:“我这辈子就喜欢修车”

2018年盛夏7月的一个下午,我们如约见到了牛爱福老师傅,他精神矍铄,笑容可掬,虽然已经退休20多年了,老人看上去身体很健康,很健谈,心态也很年轻,不像是一位83岁的耄耋老者,倒有一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精神劲儿。老人膝下三子一女一孙女都在甘肃民航工作,另有两男孙和一女孙,如今是儿孙满堂,家庭生活幸福美满。听闻原民航甘肃省局汽车维修公司修理所的领导和同事们回忆说,牛师傅是一位党性原则很强的共产党员,也是一位务实而执著的修理工,他1960年参军服役于兰州军区工兵二团,在部队勤勤恳恳干了17年,常年转战于乌鲁木齐、兰州等机场(当时的西北各机场都隶属于民航兰州管理局)。由于工作表现突出,他曾多次荣获兰州军区“先进工作者”“五好战士”等称号。而家里的重担都压在了他的老伴身上,好在长子牛建鸿从小懂事,当时只有6岁的他,抱着三弟建兵,大姐菊萍则领着二弟建荣。一家人相亲相爱,日子倒也过得其乐融融,有滋有味。

1977年3月1日,牛师傅被正式分配到中川场站后,就一直从事汽车修理工作,与修理连的同事们住的是小平房,吃的是带有咸味的自来水,生活条件很艰苦。平日里,他工作纪律性强,上班总是第一个早到,下班总是最后一个回。他为人乐观开朗,工作起来总是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他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对待车辆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总是无微不至、一丝不苟地照顾着。由于他出色的工作和表现,很快被单位提升为分队长,他多次受到上级领导表扬,并连续多年荣获局里、公司“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

有一次,牛师傅的次子建荣发高烧,当时他和所领导及几个同事正在悉心“照料”公司一辆“生病”的班车,牛姨急得打电话到修理所,所领导让他赶紧回家去看看。但他倔强地说:“现在,单位的班车生病了,急等着上岗执勤,咱们的班车又很少,调配起来又有难度,孩子生病这很正常,让他妈送局里的卫生院去,我这儿还要照顾这个‘大孩子’呢!”

公司领导、所领导以及同事们说起牛师傅,都会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说:“牛师傅真牛!”他的“螺丝钉”精神深深感动了众人,公司也多次考虑到他家中小孩多,生活上照顾起来有诸多不便,想调他到轻松点儿的基层单位,多次找他谈心,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他说:“我这辈子就喜欢修车,我已经非常习惯这样的生活了,鼓捣那些小小的螺丝钉、螺帽等等的汽车零件,其实就像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让我感觉踏实、亲切。”

就这样,牛师傅在汽车修理岗位上一干就是一辈子,直到光荣退休。

长子牛建鸿:“把简单的事情做好就是不简单”

牛师傅的长子牛建鸿现在东航甘肃分公司航修厂特种车队任驾驶员。身处生产一线的他,平时对待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这位已届中年的男人深知安全对于民航工作举足轻重的重要作用,工作起来颇有“乃父之风”。他上的是业务班。平日上班时,牛建鸿为了做好本职工作,经常吃不到正点饭,遇到夜航,凌晨两三点甚至四五点,别人都在甜蜜梦乡时,他和特车队的同事还精神十足地驱车到机坪一线,安全有序地保障好每一个航班。

有一次,牛建鸿刚值完前一天的夜班,正在宿舍休息。忽然,队领导打来电话说,队里的小张家里有事请假了,今天的白班人手不足,需要牛建鸿临时加班顶替同事。牛建鸿二话没说,当即穿好衣裤,打起精神开车到机坪现场。这一顶班,连着自己的晚班,总共一天两夜,连午饭、晚饭都是同事抽空带来的盒饭。

牛建鸿的座右铭是:“坚持把简单的事情做好就是不简单,坚持把平凡的事情做好就是不平凡。”

孙女牛卉:“在平凡的岗位上磨砺出不平凡的自己”

听兰州中川国际机场安检站的同事说,牛卉是一位性格乐观开朗,待人真诚可爱的女孩,她是2014年应聘到安检站实习的,与众多的大学生一样,当初也是怀揣着对甘肃民航美好的憧憬和希望而投身于火热的安检工作的。这份在许多人眼中看似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甚至有些枯燥的工作,牛卉干起来是有模有样、有滋有味。安检人身检查岗位动作看似简单易学,就是对出行旅客从上到下进行安全检查,于是深蹲起就成为她必修的一门“功夫”,每天几百遍甚至上千遍的重复动作,经常让她累到腰酸背痛脚抽筋。再加上安检工作肩负的责任重大,对于一个大学刚毕业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来说,是一种磨练和考验。由于她表现出色,三个月后顺利地转为劳务派遣工。



上一篇:上一篇:民航局召开全行业航空安全电视电话会
下一篇:下一篇:民航局发布《电子飞行包(EFB)运行批准指南》第一次修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