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和零食

日期:2019-08-18 10:25:41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95 次

口张悦悦(成都)

老公阿圆过而立之年已好几年,对零食的热情仍不减当年。

大学里谈恋爱时,某天,我和阿圆在操场上溜圈儿。阿圆把手里的一包薄脆饼递给我,让我帮忙拿着,他去上厕所。本来没吃东西的想法,可零食在手心里,打开来吃吧,解解闷。

阿圆回来,伸手要薄脆饼。我说吃完了。阿圆不可置信地盯着我,手用力扶住我的双肩,居高临下,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拷问道;“你不是说你不爱吃零食的吗?怎么就吃了?还吃完了!怎么回事?”

听阿圆这语气,我生气了,伸手猛推他,没有推开,从他双臂下溜出来。站开两三步远,大声怒怼他:“什么怎么回事!吃一包薄脆饼怎么了?一包小饼干,至于嘛?没见过这么小气的男生,什么男朋友!”

阿圆看我怒气冲天,有就地分手之势,赶紧走过来拉住我的手:“别生这么大气,对身体不好。我就是不明白,你不是说你不爱吃零食的嘛,怎么也吃呢?”

“我,我……”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确实说过这话呢。不过,薄脆饼也吃了,不能输了气场,我马上改变策略,转移话题:“吃不吃零食很重要吗?难道是因为我不吃零食,你才和我在一起?”阿圆见我说这话,低下头,摸摸脖子,理理头发,沉默沉默,然后强颜欢笑。

若干年后,阿圆承认,我当时自称不吃零食的习惯,确实在他心里大大加分,因为没人和他抢零食吃。

和阿圆在一起久了,看着他的嘴巴动,我也变得越来越馋,尤其喜欢吃甜食。阿圆每天见面,必会给我带一根棒棒糖。和阿圆谈恋爱是一场持久战,从大学、读研到工作,前前后后十一二年,不知多少根棒棒糖在我唇齿间甜蜜融化。

和阿圆结婚,小宝宝来报到。孕期糖筛,稀里糊涂喝糖水测血糖,居然一小时血糖值超标,妊娠糖尿病确诊,完全懵了,家里没有任何人有糖尿病史得嘛。我深度怀疑,妊娠糖尿病的病根,就是那一根根棒棒糖种下的。

宝宝出生,从躺睡混吃到咿呀学语、蹒跚学步,逐渐显露出和阿圆一样的零食爱好属性。宝宝不能听见塑料包装的响声,但凡家里出现悉悉索索的声音,必要满屋子搜寻。找到了,吃了还想吃,不给,大哭大闹收场;找不到,从唧唧歪歪开始,依然是大哭大闹收场。

考虑到小吃货的口舌需求,我开始在家里备宝宝零食。某天,阿圆加班半夜到家,不停地喊饿,各种翻腾找吃的。最后居然把我深藏在衣柜里的宝宝零食找出来,哈哈大笑,拆开包装袋就要吃。

我阻拦,讥讽阿圆一个大男人居然吃宝宝的东西。阿圆不理不睬,不为所动,看着熟睡的宝宝,吃了一袋又一袋,连小馒头都不放过。

第二天,宝宝哭闹,我妈打电话问我,哄娃神器——宝宝零食在哪里?我支支吾吾不敢说,我妈马上接过话茬:“你直接说,是不是被她爸吃了?每天晚上睡觉前垃圾桶都是空的,第二天早上满满一桶,你又不吃,肯定是她爸。”看来,母上大人对女婿的生活习性了如指掌。

为避免家庭矛盾,我只有买更多的零食回家,阿圆的,宝宝的,母上大人的。母上大人嘴上说不吃,但看电视的时候咯吱咯吱,根本就停不下来。白天,我们都上班了,家务做完了、宝宝哄睡了,打开电视机吃着零食,应该是母上大人最休闲、最放松的时光吧。



上一篇:上一篇:翠云廊,沿着古柏书写的芬芳
下一篇:下一篇:中人变迁与广东十三行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