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后两年 九寨沟“补妆归来”

日期:2019-10-10 14:13:06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55 次

2019年9月29日,恢复后的诺日朗瀑布。

10月1日,重新开放后的九寨沟,游人如织。

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46秒,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造成25人死亡,部分海子受损,景区关闭———这是九寨沟自1984年作为旅游景区对外开放以来的首次关闭。

时隔两年,2019年9月27日,九寨沟重新对外开放。外界将这次九寨沟开放称为“补妆归来”。

九寨沟管理局网站显示,9月27日开园首日游客3152人,9月30日至10月6日接待游客均达到上限5000人。

高规格的灾后重建

地震发生时正值暑假的旅游旺季,就在地震前四天,九寨沟日接待人数超过4万,当天是3万多人。所有人都庆幸,幸亏地震发生在晚上,如果是白天损失不可想象。

九寨沟管理局科研处处长杜杰介绍,地震后,九寨沟管理局立即成立抗震救灾领导小组,同步推进抢险救灾、灾损统计,协助开展规划编制等工作。

蹇代君是地质灾害预防治理组的高级工程师,震后被派往景区入口处监测水位的变化。他介绍,应急抢险阶段在10月中旬左右结束,随后转向做灾后重建规划、往上申报项目。

九寨沟1978年被列入自然保护区,1992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在杜杰看来,世界自然遗产地没有发生7.0级以上地震恢复重建的先例,没有参照。只能边研究边干,最终通过科研的形式去做。“国内行业主管部门之前也没有做过,他们也要慢慢研究,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相互沟通。”

九寨沟重建规格之高可见一斑。据《四川日报》报道,2017年8月28日,“8·8”九寨沟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成都召开,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任九寨沟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委员会主任、省长尹力任副主任。

地震3个月后,四川省相继公布《“8·8”九寨沟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总体规划》及《“8·8”九寨沟地震灾后恢复重建5个专项实施方案》(下称《方案》),从生态环境修复、地质灾害防治、景区恢复与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重建、城乡住房重建五个方面入手,全面启动九寨沟灾后恢复重建工作。

“重建项目是我们给行业主管部门一级一级往上报的,原则是尊重自然、生态优先,要把世界自然遗产保护放在首位。”杜杰说,生态恢复方面九寨沟景区投资3.68亿元,占总投入的10.2%,他还特意查证,这个比重是2008年汶川地震后国内6级以上地震在生态恢复投入上比重最高的。杜杰所在的遗产恢复保护组主要负责世界自然遗产景点的保护和监测,投资2.44亿,占整个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的三分之二左右。

震后防灾是第一位。蹇代君介绍,在地震发生第二天,就有地质专家进景区内进行应急现场踏勘。蹇代君说,地灾治理大致分为3步,一是治理生命通道、社区,二是保证旅游开放,三是查漏补缺,排查清理地灾隐患。目前,九寨沟景区一期89处地灾治理项目已全部完工。

科研者们的试验场

“地震之后,紧随抗震救灾工作进场的便是科研工作者,因为九寨沟是世界自然遗产地。”杜杰说,地震第二天他就开始邀请各方面的专家到九寨沟展开勘探评估。

张晓超是成都理工大学生态环境学院副教授,她告诉记者,他们有几十人投入重建工作,工程、地质、材料、生物和艺术设计方方面面的专家都在,九寨沟成了一个科研试验场。

由中科院成都生物所编写的《“8·8”九寨沟地震对九寨沟世界自然遗产影响评估》显示,“8·8”九寨沟地震对九寨沟世界自然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美学价值)影响较小,但对个别遗产点的影响显著,次生地质灾害对遗产完整性的潜在威胁较大。

上述《评估》提到的“个别遗产点的影响显著”便是地震以后所有人关注的焦点———诺日朗瀑布和火花海。

诺日朗瀑布是九寨沟景点的一个代表,是中国最宽的钙华瀑布,常被当做九寨沟的标志。地震后,诺日朗瀑布部分垮塌,出现了一个洞,形成了管涌现象,水不从顶部坡面上流走,而从洞里流出来,瀑布消失。

管理局邀请不同科研机构进行现场试验,最终确认采用由西南科技大学研究团队提出的方案,即利用100多吨震损的钙华体把裂缝填充起来。2018年6月6日,诺日朗瀑布恢复,现在已看不出有修复的痕迹。“我们还在持续监测,一个是瀑布的稳定性,一个是生态环境的变化。”杜杰说。



上一篇:上一篇:国际乒联女子和男子世界杯即将在成都举行
下一篇:下一篇:跨越3000年的相遇 四川大遗址之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