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3000年的相遇 四川大遗址之金沙:

日期:2019-10-10 14:33:29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41 次

金沙遗址堪称世界范围内出土金器、玉器最丰富,象牙最密集的遗址。

专家认为,金沙遗址在保护与利用上颇为成功,在全国大遗址保护中都算得上典范。

2011年12月,“太阳神鸟”金饰图案作为成都市城市形象标识的核心图案,成为最具符号性的成都标志。

2016年11月,金沙遗址被国家文物局列入“十三五”期间重要大遗址名单。

横空出世 原址保护与建设

2001年2月8日,成都市西郊苏坡乡金沙村某建筑工地上,工人们正在施工。刹那间,泥土中透出耀眼的白。谁也没有想到,随着成吨的象牙、成千的金器、精致的青铜、精美的玉器陆续出土,沉睡了约3000年的古蜀金沙王国毫无征兆地重见天日。

金沙遗址分布范围约5平方公里,是商末至西周时期(距今约3200年—2600年)长江上游古代文明中心古蜀王国的都邑。目前,已发现的重要遗迹有大型宫殿建筑基址、大型祭祀活动场所、一般居住址、大型墓地等,出土了金器、铜器、玉器、石器、象牙器、漆器等珍贵文物,还有数以万计的陶片、数以吨计的象牙以及数以千计的野猪獠牙和鹿角,堪称世界范围内出土金器、玉器最丰富,象牙最密集的遗址。金沙遗址是进入21世纪后我国第一个重大考古发现,也是四川继三星堆遗址之后又一个重大考古发现,被评选为“2001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

我国绝大多数历史学家认为,金沙遗址的发现把成都的建城史提早到3000年前,为成都城市文化找到了根源,也为破解三星堆文明突然消亡之谜找到了有力证据。金沙遗址与成都平原的史前古城址群、三星堆遗址、战国船棺墓葬共同构建了古蜀文明发展演进的四个不同阶段,共同证明了成都平原是长江上游文明起源的中心,是华夏文明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为中华文明起源“多元一体”学说的确立提供了重要佐证。

如果说金沙遗址的横空出世是一个令人惊喜的意外,那么金沙遗址博物馆的建立则是多方审慎考量、合力推动的结果。当时,成都市刚刚完成旧城改造,周边片区已规划成寸土寸金的城市发展集中区。如何协调处理好保护历史遗迹与城市建设发展的关系,是一道亟待解决的难题。成都市政府快速反应,果断叫停周边20多个正待新建的房地产开发项目,随后根据专家论证会的意见,迅速调整遗址周边规划,建立健全政府主导、各方配合的遗址保护格局,将城市中心区域400多亩业已转让开发的土地回收,明确划定遗址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并大力支持在遗迹原址修建一座以保护、研究、展示金沙文化和古蜀文明为主的遗址类博物馆。

2007年4月16日,设施先进、造型新颖、理念超前的金沙遗址博物馆建成开放。这是一座集教育、研究、休闲于一体的现代化园林式博物馆,其中两大主体建筑——遗迹馆和陈列馆,分别位于摸底河的南北两岸,一圆一方,刚柔并济、相得益彰,成为代表成都悠久历史的标识性景观。周边金沙片区迅速集聚文博旅游、高端商贸等产业,如今已是成都宜居宜业的片区之一。

“新世纪之初,经济快速发展有力地促进了全社会文物保护意识的觉醒。”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朱章义深有感触地告诉记者,“金沙遗址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有效保护并向公众展示开放,离不开各级党委政府、文物主管部门以及广大考古工作者和成都市民等多方力量的鼎力支持和共同推动。”当年参与了金沙遗址部分发掘工作的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学系教授赵德云认为,金沙遗址在保护与利用上颇为成功,实现了大遗址保护与现代城市的有机融合和共赢发展,“在全国大遗址保护中都算得上典范”。

金沙遗址博物馆为国家文物局确定的首批智慧博物馆试点单位之一。

截至目前,已有数百万网民通过线上方式浏览过金沙遗址博物馆的藏品。



上一篇:上一篇:震后两年 九寨沟“补妆归来”
下一篇:下一篇:北京地区共享单车收费标准上调 骑摩拜45分钟多花1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