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家庭 奔赴两战场

日期:2020-02-11 15:39:18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98 次

护士站里虽戴着口罩仍掩藏不住美丽的白衣天使

深夜,涂程拿着两个塑料袋,一个空的用来装流调完成后的污染防护装具,一个装着最外层的防护装具

巨大的真空玻璃隔着污染区与潜在污染区,两个区域的通话是通过不同颜色的对讲机完成

一个小家庭 奔赴两战场

涂程(右二)与同事会同收治医院工作人员正在查看流调对象CT检测报告

脱下防护服的谭娟满脸压痕

丈夫涂程(中)做流行病学调查,用不同的方式与疫情展开搏斗

妻子谭娟(右)大年初一奔赴市公卫中心抗击疫情至今

从1月24日那天开始,谭娟和丈夫涂程“分开”了。本该团聚的春节,他们却被新冠肺炎“拆散”了。

谭娟是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护士长,涂程是成都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病防治科科长。新冠肺炎疫情袭来,市公卫中心成为定点收治单位开始接收病人,而市疾控中心紧急组建流调队阻击疫情。

两个都与疫情紧密相连的人,奔赴各自的战场,用不同的方式与新冠肺炎展开搏斗。

逆行

送走母亲奔“战场”

涂程之前把春节计划得好好的,他把70岁的老妈从江油接过来,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聊天、逛街,简单、随意、幸福。但老妈来了,一家人还没怎么聚呢,就因为疫情分开了。

1月22日,谭娟值班,当天就通宵没有回家。1月23日,涂程被抽调到应急流调二队,开始紧张的流调。

1月24日那天凌晨1∶30,谭娟给涂程打电话:“你在哪儿啊?我今天终于可以下班了,你可以来接我不?”涂程当天跑了3家医院做流调,那会儿正收拾着准备下班。他开车去市公卫中心接了谭娟一起回家。

这是他们一家春节假期在一起的唯一一天。

那天是大年三十,谭娟和涂程回家后,晚上一家人吃了个团年饭,这顿饭也是“散伙饭”。饭桌上夫妻俩对接下来的事情进行了安排:让表弟帮忙把老妈送回江油,顺便把家里的狗也带走,不然没有人照顾;谭娟在隔离区上班,每天接触病人,风险大,所以单独住这套房子,涂程搬出去。

这样安排大家都无可奈何,老妈心里很难受:“你看我们这一家人,过年都成啥样了!”边说边擦眼泪。

大年初一,老妈走了,谭娟上班了,涂程回到单位。这时涂程心头还在打鼓:初一初二值班,可以住值班室,之后住哪儿呢?他给自己规划,实在不行,就住车里,抱一床被子往后座上一躺也能睡,只是脚伸不直而已。

坚守

勇敢者共克时艰

市公卫中心在1月16日就接到通知要准备隔离病房,随时可能有新冠肺炎患者住进来。17日,隔离病房准备就绪,200多名医护人员陆续加入到这场战“疫”当中。

谭娟本是结核病区的护士长,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时,她以应急队员的身份加入到隔离病区。从大年初一开始,她和另外4名护士长一样下班时间通常是凌晨两三点。作为护士长,他们要安排病人、要对科室工作进行整体协调和部署、要管物资申领和分配、要查房、护士忙不过来的时候还要亲自进行治疗操作……她家距离医院虽近,但回去也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就要继续上班。

住得远的医护人员就更困难了,私下都在相互打听,看能否打组合。隔离病房有个护士长叫肖旭珏,她家住得较远,而且家里有个患慢阻肺的老人和一个8岁的儿子。她天天跟新冠肺炎病人打交道,每天回家,就意味着将风险带回家。听说谭娟家里就她一人,她立即申请住一起。肖旭珏说:“一来我们本来就是好朋友,二来我们都与病毒打交道,不怕相互感染,而且我们在一起还能有个照应。”

原本打算住车里的涂程,也意外地找到了住的地方。

大年初二值班,他跟同事聊天时说起这件事,同事冉龙举一听,马上说:“别那么惨了,搬来我家住,我家就在单位旁边。”



上一篇:上一篇:眉山市每日疫情通报(2020年2月11日)
下一篇:下一篇:从“吃得饱”到“吃得好” 集中观察点的饮食她“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