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医疗队紧急编纂“方言宝典” 武汉方言很难懂吗?

日期:2020-02-13 07:23:44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59 次

这两天,援鄂的山东齐鲁医院在48小时内编出《国家援鄂医疗队武汉方言实用手册》的硬核操作,在网上引来热议。毕竟,在大众印象里,武汉虽然是个与成都、重庆齐名的大都市,武汉的方言却不像“四川话”那么具有“存在感”。

《国家援鄂医疗队武汉方言实用手册》封面

《国家援鄂医疗队武汉方言实用手册》内容

南方的北方话

武汉所在的湖北省,在中国的地理教材上,向来被视为“南方”的一部分。不过自然地理与人文地理就是可以差得这么远——在汉语方言学上,武汉方言偏偏属于“北方方言”。占汉语人口70%的“北方方言”是普通话的“基础方言”。因此武汉方言比起东南沿海的一些方言来说,显然要好懂一些。就拿最常用的人称代词来说,武汉话跟北京话一样都说“我、你、他”,而没有“侬(上海话)”、“汝(厦门话)”或者“佢(广州话)”这样的说法。

北方方言词汇比较

当然,再好懂的方言,总有些外地人搞不清楚的独有词汇。武汉方言里的“拐子”就是如此。全国人民听懂这个词估计都困难不大,但初听之下搞错意思大概也是十有八九。武汉话里的“拐子”不是“拐棍”的意思而是对“哥哥”的称呼,包括亲属称谓和社会称谓的“大哥”。追根溯源,这个词来自民国时代的武汉“码头文化”。当时在长江沿线有最大两个帮派“青帮”和“洪帮”。帮派一般都有自己的黑话暗语,俗称“行话”。“拐子”一词就是流行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源于“洪帮”的行话。用“拐子”一词称呼“哥哥”(武汉话里并不是没有“哥哥”一词)更能体现出说话者讲究江湖义气、哥儿们情谊的特点。

援鄂医疗队紧急编纂“方言宝典” 武汉方言很难懂吗?

旧时的汉口码头

无论如何,武汉人说的毕竟是“北方话”。这当然与武汉“九省通衢”的地位脱不开干系。只要略微看一看地图就能发现,武汉三镇控长江中游的咽喉,扼南北交通要冲。明末清初的顾祖禹在《读史方舆记要》里就说,“湖广居八省之中,最为闳衍,山川险固,自古称雄武焉。中原有事,盖必争之地也。”反过来,正是因为江汉流域距关中和河南较近,黄河流域稍有风吹草动,便有北人往此迁移,成为了河南等地南迁人民的集中地。北方移民或是从今河南中部大致经今京广线一带南下,或是从关中越秦岭至汉中盆地顺汉水而下,最后都汇聚于襄阳,然后再由汉水东南下,进入江汉平原。

武汉三镇

唐朝天宝十四年(755 年)爆发的安史之乱历时八年之久,战祸遍及黄河中下游地区,引起中原地区的人民大规模南下。所谓“襄、邓百姓,两京衣冠,尽投江、湘”。湖北江陵到湖南常德一带的户口顿时增加了十倍,朝廷并因而设立了荆南节度使辖区。如此大量的移民在短时期内的到来,必然带来北方方言的巨大冲击,从而取代了荆南地区的固有方言,就此奠定了武汉归于“北方话区”的基础。

与此同时,楚地原本“楚语”的特色却日益淡化了。北宋的苏东坡在自己的诗里就感叹,“日暮江天静,无人唱楚辞”。在《楚辞》里常见的“睇(看)”字在汉代尚是江汉流域的特色词汇,到如今却成了粤方言的“专利”,反而今天的武汉人从来不说了。另一个从《楚辞》传承下来的“陂(山坡,引申为水渠)”字武汉人倒是天天挂在嘴边,只不过只用于“黄陂”这一个地名而已了。

东北方的西南官话

北方方言一直是汉民族的通行语,于是旧时也叫做“官话”。在“官话”的下位区分里,武汉话属于“北方方言”里的“西南官话”。



上一篇:上一篇:疫情无情人有情 千里驰援连真情四川威鹏电缆青年突击队冲锋在前
下一篇:下一篇:雅安市名山区教育局“三个前移”打好疫情防控主动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