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不起的中国足球:小球会苟且求生 第六联赛口号背后是根基坏死

日期:2019-05-17 07:08:57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43 次

[摘要]撕下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华丽面具,挥金如土之外的苟且偷生。

自动播放

再陷风波将何去何从?辽足因欠税3.7亿被公示

正在加载...  

撰文/曾潇 李旭 李建利

当中超喊出打造世界第六联赛的口号时,中国足球的根基正在进一步坏死。

2018年以来,中国低级别职业联赛有大批俱乐部被曝出资金问题,上个赛季没踢完,已经有三支球队退出中乙联赛。赛季结束后,俱乐部解散潮没有停止,延边富德、海南FC、大连超越、深圳人人已经永远消失在了中国足球的版图中。

今年以来,四川FC、广东华南虎、辽宁宏运等球队又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尤其是四川FC,他们已经在生死线上挣扎了近半年,每一轮中甲联赛,都有可能是这支球队最后一场中甲联赛。

很多痴心的四川球迷不解,“偌大的四川和成都,为什么找不到一家企业支持足球。”但外人不曾想过,同样的问题,到了企业主的面前就会变成,“没有收益,只有烧钱,我为什么要支持足球?”

玩不起的中国足球:小球会苟且求生 第六联赛口号背后是根基坏死

视界波第110期:中国足球还有许多底层俱乐部,活在金元中超辉煌背后的阴影里。

玩不起

中国足球历来需要燃烧人民币。

中超层面,即便是那些保级球队,一年可能也需要接近10个亿的现金投入。腾讯体育向河南建业了解到,“建业俱乐部近三个赛季投入分别为16赛季的5亿元、17赛季的6亿元、以及18赛季的8亿元,而本赛季初俱乐部制定的预算为9.5亿元。”

而到了中甲,俱乐部运营的成本也在直线上升的状态中。上海申鑫俱乐部总经理秦蘋就向腾讯体育感叹,“2013年、2014年的时候,一年8000万的投入,在中超就能过得比较充裕了。现在在中甲都要接近两个亿的投入,有些球队都是好几个亿投下去。”

这样的投入规模显然是缺乏可持续发展的基础的。2018赛季以来,上海申鑫母公司遇到了经济上的困难,对于俱乐部的投入大大减少。2017赛季还曾有冲超希望的申鑫,不得不为了生存改变经营模式。他们也对日渐上涨的俱乐部运营成本敏感了起来。

玩不起的中国足球:小球会苟且求生 第六联赛口号背后是根基坏死

在中国足坛摸爬滚打多年的申鑫,如今也感受到了钱带来的压力。

“在中甲,想冲超的球队需要投入三个亿左右。如果维持在中游水平,一年的投入应该在七、八千万,就像我们申鑫去年那样,我们就花了大概8000万,如果要保级的话,最起码也要花5000万。今年我们的投入就要控制在5000万左右。”

宏观经济下行,比起中超动辄10个亿的投入,5000万看似不多,但这笔现金支出对今天的大部分企业来说,绝不是轻松就能掏出的金额。很多球队,早已经发不出工资。

长三角地区某支中甲球队,被认为是即将崛起的足球新势力。上赛季母公司的投入就很高,当地政府也非常支持,主场的运营、安保、保洁工作均由地方体育局负责成本。但今年以来,也变成了三个月才发一次工资,而一次只发一个月的钱。

南方某中甲球队的员工就向腾讯体育透露,去年年底,这支球队已经开始拖欠薪酬,最后球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球员可以以内部价购买俱乐部母公司在本地的房地产项目,拖欠的工资可以抵扣购房款。有些球员没有购房需求,则把这个购房名额找到朋友折现。至于2019年,这支球队只发过一次工资,且只发了一个月的钱。

这支球队的母公司是上市企业,球队在2018赛季则是中甲投入排名前列的,购买了两名中超水准的外援。如今,不仅拖欠职员的工资,连梯队去客场比赛的机票和大巴费用,也在拖欠中。当母公司业绩滑落时,足球俱乐部就成为了母公司的一大负担。

玩不起的中国足球:小球会苟且求生 第六联赛口号背后是根基坏死

无论中超中甲还是中乙,中国大部分职业俱乐部,仍靠母公司输血维持运转。

这家俱乐部的老板历来信誉不错,以前资金充裕时,工资奖金绝不会拖欠,甚至会提前发。所以,这支球队的球员也相信老板确实有自己的苦衷,他们暂时还没有选择闹事,愿意给老板时间改善俱乐部的经营状况。但是,玩足球的成本越来越高却是事实。

足协政策成压垮俱乐部的最后一根稻草?

运营俱乐部的成本升高,很大的原因在于球员的薪资水平不断升高。如今一支中甲球队的主力,一年可以拿到200万到300万元左右。一支中乙球队,如果有冲甲的想法,那主力球员的薪酬也在100万元左右。这里就意味着至少上千万的支出。



上一篇:上一篇:中国市值最大的10家公司和美国前十有什么区别?
下一篇:下一篇:修身立德走好人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