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傻子”拾起一根麦穗……

日期:2019-07-12 13:56:52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86 次

“傻子”的大哥身披戎装,打赢了一场胜仗归来,步子迈得大,走得稳,脚下带风,好生得意。众人簇拥,老土司嘉奖,“傻子”也开心地迎了上去,献上一根麦穗,却引得自己哥哥冷面相向,转身走人——是没有人送麦穗作为祝贺礼的。,当“傻子”拾起一根麦穗……。

7月5日,在四川省锦城艺术宫进行川内首演的大型民族舞剧《尘埃落定》,由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来的同名小说改编,剧中的第一男主角就是这个对麦穗情有独钟的“傻子”。谈起剧中的中心人物“傻子”,导演刘凌莉,作家阿来,主演裴梓豪、陈荣等打开了话匣子。□本报记者 李婷

A

川港AB角,演绎“傻子”的世界

大约10年前,香港舞蹈团艺术总监杨云涛还是一位普通观众,他坐在台下目睹了刘凌莉执导的舞剧《尘埃落定》,震撼又感动。这种感受并非杨云涛独有,在港轰动一时的《尘埃落定》不仅获“香港舞蹈年奖2007”之最佳演员奖及服装设计奖,还在香港观众的强烈呼吁下,于2007年、2014年再度公演,依然一票难求。

这种热情延续到今年6月,舞剧《尘埃落定》在香港沙田大会堂和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共演出6场,场场爆满。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尘埃落定》在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的支持下成为川港合作项目,加入了“香港主创”,最终由四川省歌舞剧院和香港舞蹈团联袂登台表演,在舞美、剧情、服装等方面进行了全新升级。这部凝结着不少香港观众回忆的舞剧,也是2019年度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中国文学艺术发展专项基金资助作品。

这次回川首演,舞剧《尘埃落定》中的“傻子”也分A、B角(大部分歌剧、话剧、音乐剧演出都设有A、B角,以保证长期驻场演出中,两组演员能得到足够的休息时间,以防在其中一人因有事或者受伤生病等无法上场的意外情况),分别由四川演员裴梓豪和香港演员陈荣饰演。在采访中,他俩一个沉稳,一个活泼。“我们就像一个蛙泳和一个仰泳,一千个人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陈荣眼中,“傻子”代表着一种天真的美好,这种美好不被世俗社会左右,“傻子”可以在自己的世界自得其乐。而裴梓豪觉得,人到底是聪明还是傻,在各种际遇和选择下,本来就是相对的,“傻子”一直不变地认认真真做事、心地善良做人,是他喜欢这个角色的原因。

B

以“麦子”为意象,贯穿整部剧始终

“看完小说《尘埃落定》,对‘傻子’这个角色真是喜欢得不得了,他的纯真,他的善良,他的简单真太宝贵了。”早在2005年,刘凌莉就决定着手创作这部舞剧。她带着团队前去藏区采风,用艺术化的眼光兼顾老百姓的现代审美,构思着舞剧的人物塑造、矛盾冲突和情节发展。

“作为麦其土司的接班人,大儿子选择了种罂粟,小儿子‘傻子’选择了种能吃的麦子。”刘凌莉介绍,但由于大儿子和其他土司都把大片田地种了罂粟,因此使得连年丰收的草原出现饥荒;而仓廪殷实的“傻子”开仓济贫,反而引得灾民拥戴,也让茸贡土司的漂亮女儿塔娜慢慢地喜欢上他。“‘傻子’的角色不是单一的,他需要哥哥和女主角塔娜等的立体衬托。”

在舞剧中,刘凌莉把“麦子”作为贯穿整部剧始终的重要意象,“在‘傻子’眼中,麦子是能吃的东西,但实际上,麦子也代表着一种民心,因为‘民以食为天’。”

川内首演当晚,好几幕有关“麦子”的场景令许多观众难忘:身着金黄色长裙的藏族女孩们挥动着长袖和裙摆,在著名服装设计师崔炳华的巧思下,长裙摆的边缘做成一根根散开的麦芒,姑娘们把裙摆握在双手,汇成一束敲打着地面,恰似丰收的喜悦场景。但舞蹈演员一转身,裙摆散开飘浮在空中,一层层仿佛随风而动的金黄色麦浪,在舞台上层层叠叠地蔓延开来,令人心醉,此时“傻子”在麦浪里开心地笑着,忽隐忽现;当300斤真麦子从20多米高的舞台上方“从天而降”,一颗颗饱满的麦粒在短时间内汇聚成一道金色的瀑布,落地后发出一阵阵“哗哗”的清脆巨响……

C

“傻子”一些特质,激起每个人共鸣

小说《尘埃落定》出版20年间,不断被国内不少艺术团队改编为舞蹈、川剧、电视剧、歌剧等。如今在各大书店的书架上,仍深受全世界读者的欢迎。1998年,原著作者阿来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十年后我相信这本书还能摆在书店里销售”并不是狂妄的谵语。

“舞剧不同于文字表达,希望这部舞剧能有相对于原著的全新创作空间。”阿来谈起舞剧《尘埃落定》说,自从把版权授权给舞蹈团队后,就没有把这部舞蹈作品再当做是“自己的”,他十分尊重舞蹈与文字的表达差异,期待这部舞剧能展现出一个全新的故事,一个全新的“傻子”。当晚观看演出后,他也为这部舞剧作品点赞。



上一篇:上一篇:许钦松 用“刀刻的山水”画出混沌初开的自然状态
下一篇:下一篇:房屋租赁备案信息 今起可通过手机打印 租赁双方可凭下载打印的租赁备案凭证申请办理相关公共服务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