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当代知识分子画像 读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应物兄》

日期:2019-08-18 10:27:06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24 次

□王晓阳(绵阳)

出门在外,带上一本书成了我的标配。今年3月,应《封面新闻》邀请,我到北京参加他们举办的一个活动,带的书叫《应物兄》。恰好,作者李洱先生也来参加这个活动,于是,我们有机会作了简短的交流,也顺理成章地请他在《应物兄》上签了名。

《应物兄》很厚很长,上下两册,共101节、1042页、84.4万字。老实讲,我开始是抱着试一试的目的读《应物兄》的。没有想到,一读竟不能放下,反而是放下了手中正在读的其他书籍。此后20天里,在工作之余,每天坚持读50页左右,直至读完。

合上书页,忍不住拍案叫绝,感觉自己实在是运气太好,无意中邂逅了一部时下难得的好书。16日揭晓的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结果,印证了我的感觉,《应物兄》赫然在目。

去年下半年,《应物兄》甫一问世,便引起强烈反响,进入各种文学排行榜,有时甚至还名列榜首。有的称之为“百科全书式的作品”,有的称之为“《围城》升级版”,有的认为有《儒林外史》《红楼梦》传统。

我的第一感觉是,《应物兄》在为当代知识分子画像。《应物兄》的故事并不复杂,身在美国的新儒学大师程济世叶落归根,准备回到国内继续他的研究。他的回归,在国内特别是在他家乡济州和济州大学引起连锁反应。以应物兄作为轴心,上下勾连、左右触及,相关各色人等渐次登场,一幅丰富多彩的当代社会特别是知识分子生活画卷就此展开。

首先出场的自然是小说主角也是叙事者应物兄,他是济州大学太和儒学研究院的具体筹建人、儒学大师程济世归国联系人。他本名应物,其名与小说的题记“虚己应物,恕而后行”互相照应,贯穿全篇。“虚己应物,恕而后行”出自《晋书·外戚传·王濛》,意思是顺应万物,善待事物,待人接物按儒家所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恕道对之。

“应物兄”来源于一次误导,应物出书交稿时忘了署名,出版商季宗慈交代编辑说,“这是应物兄的稿子”,小编就以为作者是“应物兄”,便随手填上,“应物兄”就以假代真了。可以说,小说一开始就从主人公身上预示了悲天悯人的叙事态度、围绕儒学的题材取向和幽默反讽的风格特征。

小说描写了济州大学的三代知识分子。第一代是老一辈学人们,包括研究柏拉图的哲学女教授何为,研究亚当·斯密的经济学教授张子房,研究古典文学的文学教授也是应物兄的岳父、导师乔木,研究考古学的历史学教授、闻一多的学生姚鼐,研究核物理的物理学教授双林。第二代即应物兄这一代,包括济州大学校长葛道宏、文学院长张光斗,应物兄的同学同事费鸣、郏象愚、郑树森、邬学勤、汪居常、华学明等,他们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成长起来的学者。第三代是应物兄的学生一代,包括易艺艺、孟昭华、范郁夫及“儒学天才”小颜等人,他们是充分市场经济的一代,讲究实用,突出利己。

除了这三代,小说还特意由姚鼐教授的一节课写到了闻一多,又由闻一多写到梁启超,把中国知识分子的传承谱系再往前推进了一两个时代。书中通过姚鼐之口对闻一多那一代学人的风采倾慕之极,对其丰姿神韵的精彩描述令后辈晚生羡慕不已。

儒家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思想,其核心在“仁”,关键在“忠”“恕”。在儒家看来,知识分子的人生道路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理想的人生选择是“以天下为己任”。

但是,以应物兄为中心的正在筹备的儒学研究院及其周边的知识分子们的行为方式和情感方式,与儒家思想并不吻合,他们大多没有情怀和理想,有的只是世俗的名利得失,与滚滚红尘的世风沆瀣一气。小说通过无数具体的细节,呈现了以济州大学为中心的知识阶层在做什么、想什么、关注什么。当学术讨论课上把“儒”赋予到一头驴子身上、展开关于“儒驴”的讨论时,当代知识分子的荒诞和丑陋就再形象不过了。

一群各怀动机的学者打着儒学的名号,捞取自己的利益。偷渡香港、后来又回到内地的唐风,号称“易学大师”,以算命招摇撞骗,却又大言不惭地将理论源头拉扯到儒学上来,他声称“儒学太重要了,没有儒学,堪舆学就是无源之水。没有儒学支撑,堪舆学就是有肉无骨。”

程济世在小说中是作为海外新儒学大师面目出现的。小说并没有直接对他作出价值判断,但不时在字里行间、只言片语中闪现出程济世的学术思想。在程济世看来,儒学就是个筐,什么都可以装。万事万物都可以用儒学来解释,都可以与儒学扯上关系。他说,“我们的儒教文化强调实用理性。”



上一篇:上一篇:穿行浪花间 (外二首)
下一篇:下一篇:感知科学的神奇 “星空计划”科普夏令营在北川开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