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 灵或骨头之歌□永 见 (四川 绵阳)

日期:2019-10-10 13:51:48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58 次

寂寞。或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

人到哪儿去了

走廊这么空阔

尽头有水声

潺潺的水声是一面鼓

逼退时间的喧嚣

车辆无声无息地跑动

犹如我的呼吸

那么均匀而秩序

极目处,小路弯弯

象一条冰冷的长蛇

在草丛中蠕动

凌空飞翔的雀鸟

令我感奋不已。而

走廊,这么空阔

我隔着一堵墙

爱着我的妻子和朋友们

设想生活的姿态

和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

时间,这软绵绵的棒槌

我完全可以用瘦弱的手

将它扭弯。而

人,到哪儿去了

对面坡上的那只狗

吼叫得多么有声有色

像一面鼓

把阳光和水声逼退

音 乐

音乐是人类的良师益友

它让你心平气和地坐下来

在温柔平坦的草地上

慢慢地回忆一些故事

慢慢地设想未曾发生的事情

然后小鸟一样穿过树林

让宁静和博大,高飞

总之,沿着音乐

我们可以看见河流上游的青铜

闪闪发光。可以看见鸽子

在遥远的星球,用翅膀鸣唱

其实,我们来到世上

就是为了一点音乐

我们为音乐而来

以至于随时将地面的音符拣起来

装饰自己的耳朵

天天将自己浸泡在音乐中

度过一生,也在所不惜

虽然

到死的时候

我们离音乐的本质

都还十分遥远

月 光

与魅力的音乐一起行走

是幸福的

在夜晚浓密的树荫下

月光透不进来

与魅力的音乐一起行走

并不祈求什么

只想为它忙碌,为它身不由己

拉着它,在饱满而颤动的叶片上

弹奏人人皆知的曲调

走出浓荫,月光直射下来

热爱音乐是一种很好的习惯,可琴

是不能乱弹的

母 亲

不是乳头

不是沧桑柔和的手掌

透过河流一样深邃的皱纹

不是那一片慈祥

温暖我的心房

我的整个身心

被一件宽和的衣衫覆盖

一枚巨大的纽扣

严严实实,悄无声息的系住我

悄无声息,严严实实地成长

出门的时候

纽扣掉在门口

风撩起我的衣衫

我感到格外轻松

但却阵阵寒冷

汲水的人

经常照照镜子

就能获得一种

穿透玻璃的力量

并且透明

能否以此推断

经常汲水

就会变得水一样深厚

污浊或清粼

汲水的人

面对自己的影子

把手和铁质的桶

交给水、仰面朝天

嘴里衔着玻璃

进 出

我的朋友

我很羡慕你

你有一个温柔美丽的妻子

在你学诗或者抽烟的时候

芳香四溢

你那看见老鼠都要尖叫的妻子

你那看见壁虎都要蜷缩的妻子

原来是那么坚强和柔韧

她为你挡住了很多鸡犬之声

她为你驱走了很多风雨雷霆

我每次来到你家

一种融融的活力和气氛

使我感到忧郁和凄冷

请原谅

我是终于忍不住才走出你家门的

你把门打开

我还会回来

只是要到街上

或随便什么地方

不知怎样 才能

找到一个像你妻子一样的

甘甜时似乎没有味道

苦难时方显出本色的

女人

精灵或骨头之歌

我歌唱一种精灵

她爬动在我的体内

不断的啃噬我的骨头

这样的破坏

时常使我产生无比的快感

就像在大街上

看见蚂蚁们转移巢穴

骨头为我而长

谁为精灵而生呢

我无法回避这种东西

我正视并亲切地对待它

我携它天天从街上走过

去看那些树,那些蚂蚁们搬家的姿势

那些川流不息的人

走过我身旁

没有深刻的表情和动人的魅力

精灵啃噬着我的骨头

骨粉洒落在地面

散发出某种气息

我歌唱我的骨头

它播撒我的深刻和魅力

我喜欢坐在昌明河边

我喜欢坐在昌明河边

和朋友们喝酒聊天

和雪峰等一大帮兄弟

谈论诗歌和人们关心的问题

雪峰有痛风病,专喝白酒

而我则偏爱啤酒

其实,我们都十分清楚

不管白酒、啤酒

只是味道不同

但都是害人的东西

就像人生

只是方式不同

最终都将化作泥土

进入天堂

我喜欢坐在昌明河边

喝酒、聊天、观看风景

这远比无为的奔跑更为重要

你看那对岸的柳枝

以渐渐弯曲的姿态

诉说落叶的忧伤

暗黄的灯光

用难以言喻的朦胧

映射窗户内外的浮华与炎凉

那川流不息的人流和车辆

走在桥上

犹如走在岁月之上

多少年了,我们曾过份暗恋的事物

女人、足球、山岗、树木

还有灯光和花朵

都在云起潮落中极速远去

多少丰功伟绩,多少爱情

连同我们平凡而卑微的生活

还有我们浓墨重彩的诗歌

也在众目睽睽之下

默默流逝

就像这静静的昌明河

而静静的昌明河

却母亲一般忍辱负重

让一拨又一拨的诗人、匠人

贵人、贱人

在滚滚红尘中反复倾听

以亘古不息的溪流

与熟视无睹的万物和众生

潺潺对视

状态:2015

既不朝东、也不朝西的办公室

阳光射不进来

风在窗外徘徊

鸟儿很少 大雁一只未见

大红灯笼在腊月

挂在了干枯的树枝上

蜗牛一般的车辆

每天变幻着位置 停满草坪

北面围墙上的藤蔓

慢慢爬上了房顶

一根孤独的天线

在风吹雨打中高高耸立

在那破旧的房顶上

我时而眺望窗外

时而昏昏沉沉 时而冥想

时而商议事情 时而伸伸懒腰

时而上网 时而深陷文字的海洋

时而搞搞活动,时而接待南来北往的客人

时而下乡,时而去绵阳、成都或更远的地方

但无论做什么

每天喝菊花茶 白开水

抽烟 吃护肝药

都是一成不变的

办公楼对面公路边摆烟摊的男人

和烤土豆的妇人

也一成不变 始终在墙的一角

日晒雨淋

守着清淡的生意

用令人心酸的眼神

默默地注视着每一个行人

一年的时光就这样悄悄溜走

岁月的剪刀

又把我的日子

裁掉了三百六十五截

陕甘川三省四地 实力作家联展

【作者简介】

主办:天水晚报宝鸡日报天水市作家协会宝鸡市作家协会汉中市作家协会绵阳市作家协会 特邀主持:刘 晋



上一篇:上一篇:三台县刘营镇中心卫生院党支部开展重阳节敬老“初心教育”活动
下一篇:下一篇:村民家门口看病,硬是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