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北川羌族自治县副县长兰辉:听风再奏思念曲

日期:2019-05-17 10:39:30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62 次

  他用一生,走遍了故乡的山和路,也走进了百姓的心坎里

  兰辉走了,留给家人的就只有一个字“忙”。

  “这么些年,盼也盼不回他。”望着微微泛黄的结婚照,兰辉的妻子周志鸿眼神空空,声音干涩。

  “那会儿我们常去跳舞,国际标准舞、羌族锅庄舞,他都跳得来。”曾经的幸福,既遥远又清晰。

  如今,妻子的辛酸和遗憾,不知说给谁听:

  女儿出生第三天,他去了抗洪一线;一家三口唯一的一次出游是10年前;给他打电话一般只回复三个字,“忙得很”;和他吃饭,刚拿起筷子又有电话;地震后说要照张全家福,总也没时间……

  那个诗书满腹的才子何尝不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个孝顺懂事的“二娃”何尝不愿,一家老小、其乐融融。

  可是,他还有更重要的责任,必须承担。他只能深深藏起对家的依恋、对亲人的愧疚。

  2012年1月22日,他在微博中写道:2009年除夕在我们租的栖身场所慰问遇难家长,2010年除夕迎当年的救援者,2011年除夕与援建者们共渡。今归常态……父在餐中突说了句:“那天晚上(5·12)好冷又饿,脚疼不能走。还是人家(救他的老杨)背我逃离。”桌上无语。我(的)亲人们,你们当时在哪里?做什么?良心永拷问。

  没有人问过:地震当天在山区调研的兰辉怎样死里逃生?怎样自告奋勇地领着100多名被困群众安全转移?回来后得知母亲和嫂子遇难时他又是怎样的悲狂……

  同事们只记得:崩塌的山体将兰辉的家整体掩埋,兰辉和大家一样,顾不上流泪就投入救灾,不眠不休,像台机器,双手刨出了血……

  灾后的北川,没有人忍心去触碰,那些舍小家为大家的人,心中埋下的哀痛;但是很多人都能体会,那些为公而忘私的人,暗自吞咽的孤独与寂寞。

  多少次,兰辉静静地听着《遥远的妈妈》的手机铃声,泪落如雨;又有多少次,他呆坐在老县城医院的废墟边,一言不发。

  2013年4月11日,48岁生日,他又写下怀念母亲的诗句:……行千里行万里,四十八年游历,终究回到原地,在思念挤满望乡台时,您,凝视襁褓中的我……

  兰辉走了,临别时,依旧来不及儿女情长。

  女儿说,今年4月中旬接到爸爸电话,他说:“我在厦门出差,平时没时间来看你,想顺道来看看你。”我告诉他:“别来了,还是赶紧回去做手术吧,等暑假我们就能见面了。”

  妻子说,那天早上给他装药,他还说等忙过这段,再陪我去跳舞;那天下午接他电话,山里信号不好,他该是说要回家吃饭……

  兰辉走了,如一缕清风,不带走世间半点尘埃。

  “他没什么私人物品,奖状和笔记都捐给政府,要不看了更难过。”这段时间,妻子把自己关在家中,默默地整理兰辉的遗物。

  是啊,兰辉的衣服,数得过来的几件。外套洗得泛白,毛衣严重起球,鞋子除了一双补了几次的皮鞋,就都是十几元一双的布鞋。他出事那天穿的上衣,还是出差时花80元钱买的。

  有朋友劝他:“你是副县长,总得买几件上得了台面的衣服。”他说:“我已经穿得够好了,和山里的群众比,不晓得要好多少倍。”

  在吃上,他更不讲究,“吃饱就行”。下乡从不打招呼,就吃政府食堂或是街边小店。

  同事们说,有推荐表彰、调任升迁,他总是先人后己,谦虚礼让;有赴外考察、休假培训,他总推辞说“工作丢不下,还是下乡好”。下乡检查,他恳请记者多拍群众、少拍领导。

  “人不能只顾自己,要多为别人想想”--这就是兰辉的胸怀,无论做人还是为官。

  兰辉走后,很多接受他帮助的群众才知道,兰县长家里并不宽裕。他的爱人在一家单位打零工,哥哥在一个小区当保安,弟弟在绵阳一家酒店打杂,但“没有一个靠得上他”。

  “二哥就是犟脾气啊,亲戚朋友都知道找他帮忙也是白找。”弟弟兰强说,他常对我们说:“我是从山里走出来的,只有身正行端,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这方土地和人民。”

  这就是兰辉的品格,有大山的质朴,也有大山的坚毅。

  兰辉走了,北川的群山,还依稀听到他最爱的歌:《我的祖国》、《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还有《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下乡途中,车上的音乐因为山路颠簸时常断断续续,可兰辉却陶醉其中,享受这片刻的轻松;停车休息,他会拍摄下连绵的群山,在微博上展示“家乡处处有美景”。

  现在,这个以山为伴、以路为家的人,永远长眠在路上,安睡在山的怀抱里……

  送别兰辉,这山那山的人都赶来了。

  按照回族习俗,不必献花圈,也不必鞠躬。

  人们紧紧握住兰辉家人的手,痛哭失声:“兰县长不在了,就把我们当成亲人吧!”

  他用一生,走遍了故乡的山和路,也走进了百姓的心坎。

  兰辉走了?

  不,他还在!他还在故乡的山水间,还在永恒的回忆里。



上一篇:上一篇:误将同伴当成野猪北川居民将其用自制火药枪打伤
下一篇:下一篇:继承和发扬民建优良传统 为绵阳改革发展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