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史|席永君:四川历史上的瘟疫(下)

日期:2020-03-25 15:04:33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06 次

原标题:战疫史|席永君:四川历史上的瘟疫(下)

战疫史|席永君:四川历史上的瘟疫(下)

文、图/席永君

民国时期的瘟疫

民国时期的四川,战祸匪患连绵,自然灾害尤为频繁,加上特有的自然因素和复杂的社会因素,导致多种传染病爆发并泛滥成灾,给四川人民的生活、生产造成了极大破坏,给民众的心理留下了难以抚慰的伤痛和恐慌。

民国八年(1919年)8-9月,剑阁霍乱流行,城关、武连、开封、汉阳等地患者达1.7万余人,占发病地区总人数的19.3%,死亡13800人。

据新编《射洪县志》记载:民国年间,预防接种仍仅限于西法种痘、预防天花,且为数极少,天花、霍乱等传染病普遍流行。民国十年(1921年)至1949年的29年中发生流行霍乱、疟疾、伤寒、痢疾、回归热等达61次。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3月,始将初建的太和镇卫生分院改为县卫生院巡回医疗防疫队,从事防止传染病的工作,但人员少、素质低、收效微,传染病发病率一直居高不下。

据1950年普查统计,全县疟疾患者有41536人,痢疾患者有1110人,钩虫病感染者有51万人之多,其中完全丧失劳动力的患者达两万多人。建国后,专门建立了卫生防疫机构,对麻疹、百日咳、流感、流脑、痢疾、肝炎等传染快、流行广、来势猛的传染病采取了可行的防治措施。1958年,消灭了霍乱、天花、回归热、斑疹、伤寒等传染病。

民国时期,县境内的传染病主要有霍乱、副霍乱、天花、伤寒,其他各种传染病亦有发生。当时,日常卫生工作政府不过问,在疫病流行年代,县救济院每年送诊施药不过百服。民国十二年(1923年),江、彰两县县政府分别成立夏令卫生运动会。此年秋,江、彰两县伤寒、副伤寒流行,永平、东兴、彰明等乡镇死人甚多,一些村落田园荒芜,稻谷缺劳收割。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大埝、东兴、治城一带霍乱流行,民众关门闭户,路断人稀,市荒米贵。该年,国民党江、彰两县县党部以开展新生活为由,在城镇宣传讲卫生,提倡种牛痘,对农村疫病却视若不闻。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7月,霍乱沿川陕路流行,延及江油、彰明等县。中坝城五门同时出丧,大河坝病死荒冢累累。河口乡一带疫病流行长达一月。永平乡徐天生全家七口死绝。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雁门山区天花流行,六合乡有一半农户染病,有的全家大人小孩未能幸免,轻者麻脸,重者死亡。

民国二十一年至民国二十二年(1932-1933年),是剑阁伤寒流行的高峰期,疫情分布极广,沿川陕公路之城关、汉阳、武连、开封、金仙、白龙、江口等,占全县面积十分之七,先后患者3万余人。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7月,广元县瘟疫异常流行,回鼻屯居民不过1100户,而染时疫者竟有八九百户之多,每日染瘟疫而死者,以全县大概约略计算,平均为60余人。

临邛镇为邛崃县城所在地。据新编《临邛镇志》记载:民国时期,城厢及周边地区常见的传染病和地方病有:流行性感冒、麻疹、天花、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性腮腺炎、传染性肝炎、霍乱、伤寒、细菌性痢疾、腥红热、梅毒、钩端螺旋体病、血吸虫病、疟疾等。民国三十年(1941年),县卫生院公共卫生稽查,负责卫生防疫工作,却无甚效果。城厢及周边五乡时有疫病流行。

民国七年(1918年),霍乱病流行,仅城南外便死亡30余人。民国十五年(1926年),城东外疟疾大肆流行,患病者达1000余人,占该地域人口的20%以上。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6月至8月,城区霍乱病蔓延,死亡者众,棺材店的棺木被抢购一空。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城东外霍乱大流行,500余人患病,占疫区人口的10%,死亡400余人,其中,驻该区的24军队伍死亡200来人。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白鹤一带流行霍乱。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文庙街、飞龙巷、天庆街一带患霍乱者众,死亡40余人。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城东外疟疾大流行,患病者上千人。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城东外麻疹大流行,不少病者转成肺炎死亡。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夏秋间,霍乱流行,大同街有的一家连死3人。民国三十年(1941年),拱辰和西河一带疟疾流行,拱辰有50%的青壮年患上此病。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城东外流行霍乱,死亡100余人。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拱辰、西和及城东外流行霍乱,不少人死亡。其中,城东外发病150多人,死亡100余人。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8月至10月,城厢一地再次流行霍乱。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8月,城厢镇龚巷子一带流行霍乱,几天内死亡20余人。

据《广汉县志》记载:民国二年(1912年),天花大流行,患天花病的儿童十有九死。民国九年(1920年),霍乱大流行,全县死亡不下万人,仅三星乡就死去1000人左右。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和三十一年(1942年),两次麻疹大流行,仅城关就死亡700多人。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霍乱大流行,当时县卫生院院长报告:“以5000人作计,死亡人数占全县总人口23万的2.2%,惨重的疫情,导致民心震骇,社会惶恐不安”。至于流脑、痢疾、伤寒、疟疾、白喉以及疥疮、头癣等也一再发生,甚至大片流行。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开始,每年夏秋,县卫生院派防护员于县城和城郊的机关、学校种牛痘,注射伤寒、霍乱菌苗,每年接种预防2000―3000人次。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高骈、三水、连山设卫生所,给场上的机关、学校种痘和注射伤寒、霍乱等菌苗,每年预防人次,多则几百,少者百余。乡村则无人过问。

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春,万县四乡一带及郫县流行天花;6月,顺庆痘症流行;7月,隆昌时疫大作,大足、泸州、重庆三县同受其患;7月,自流井霍乱流行,劳力过客死者尤多;7月,内江虎疫死人多,城内棺木售空代以简单火板;8月,万源虎疫发生,贫民救济院馆每日应接不暇;8月,石桥虎疫流行,每日死亡激增;8月,虎疫仍未稍减,御河旁街日昨又死十余人;虎疫,蔓延广汉;8月,虎疫盛行声中,成都市死亡人数激增;9月,时疫仍在继续。

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秋,霍乱在大邑县部分乡镇大流行。民国时期,该县境内麻疹普遍发生。

民国时期频繁的疫灾,给四川人民造成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人口的大量染疫与死亡。民国九年(1920年),省内疫疡流行,摧者20万人,其中绝大部分人都被火化。民国十四年(1925年),全省因荒旱死亡的116万人中,就有30万人死于瘟疫。由此可见,民国时期传染病流行给四川民众带来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深重的苦难。



上一篇:上一篇:一群人温暖一座城,北川走进宽窄巷子,万张门票等你领
下一篇:下一篇:绵阳援鄂医疗队86名队员全部凯旋 黄鹤楼与越王楼永远相互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