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城墙发布“征集令”,这些文物从四面八方赶来说故事

日期:2019-05-17 04:49:08 作者:绵阳新闻网 浏览:160 次

  最近,南京城墙博物馆发布公告,征集与南京城墙相关的各类文物。这是继去年征集90件(套)文物以来,再一次公开发布文物“征集令”。那么,2018年征集的文物有哪些特色文物?从中又能读出什么样的城墙故事呢?

  火铳、佛朗机,两次火器改革源自南京

  在征集的文物中,有一件永乐年间制作的铜火铳长63厘米,重达28斤,錾刻“英字捌仟玖佰柒號永樂玖年叁月日造”的铭文,不仅是目前已知火铳中个头最大的,堪称“铳王”,而且见证了永乐年间的一次武器改进。

南京城墙发布“征集令”,这些文物从四面八方赶来说故事

  “永乐九年造”火铳

  南京城墙的建设与火器的普及有直接关系。朱元璋于公元1368年称帝,但是早在此前2年,他就开始兴建南京城墙,并在历史上首次大规模使用城砖。在争夺天下的战争中,朱元璋已经开始用火铳、火炮装备军队,他很清楚传统的夯土城墙已经难以抵御火药武器的进攻。早在明初,火器开始大量装备军队,洪武十三年,明政府规定各地卫所按编制数的10%配备火铳,永乐八年则专门设立了神机营,步兵3600人全配火器,这支世界上最早的火器部队就是在南京成立的,而这件“铳王”则是神机营成立后不久制作的。

  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副主任马麟告诉记者,在征集的文物中,还有一件洪武十一年“凤阳行府”铭文铜手铳,对比两只手铳就会发现,永乐时期火铳的外形发生了两个明显变化,一是火药室像灯笼一样更鼓更大,铳壁也更厚,表明永乐火铳能装更多火药,承受更强的爆炸力,同时弹丸出膛时的速度更快,杀伤力更强;二是铳管由“香烟型”的前后同样粗细变为“粉笔型”的后粗前细,显然这是了解了火药爆炸时压强从火药室到铳口逐渐减小而作的改进。这些改进被明清两代所采用,沿用了数百年。

  那么,这种改进因何发生?学术界普遍认为,永乐四年(1406)明军进攻安南(今越南),得到了当地更为先进的火铳制作技术,并重用被俘虏的安南大虞国王族黎澄在工部为官,专事督造火器,带来了火铳工艺的进步,这只火铳与越南火铳有明显的相似性。

  另一件重要的征集文物是造于400多年前的铜质佛朗机,长约1.7米,铳身两侧各有一个炮耳,可以将铳身架在城墙垛口的支架上调整射击角度,后部有一个长形的凹槽,用来装填子铳和弹药。机身上有3处铭文,分别是“万历六年造”“钱十一号”“铜匠易文秀等”。

南京城墙发布“征集令”,这些文物从四面八方赶来说故事

  “永乐六年造”铭文佛朗机

  佛朗机本是明人对葡萄牙的称呼,因为葡萄牙人的火炮让明人印象深刻,因此将这种火器也称作佛朗机。马麟告诉记者,佛朗机在南京完成了国产化,进而大量装备明军,实现了一次明朝军备改革。

  嘉靖元年(1522年)明军击败在珠江口外挑衅的葡萄牙舰船,缴获20多门佛郎机炮。这种先进火炮的威力让明军印象深刻,朝廷当即下令工部在南京宝船厂进行仿制,首批试制成功的32门佛朗机成为守卫南京城墙的利器。资料显示,从嘉靖到万历年间,明军大约装备了四五万门佛朗机,大到千余斤重的“敌大将军”,小到十几斤重的马上佛朗机,品种多样。与传统火铳相比,佛朗机是一种滑膛炮,每只佛朗机配备4—9只子铳,战斗时把装好弹药的子铳嵌入母铳的弹药匣中,发射后即可更换,大大提高了发射速度,再配以瞄准具,可以提高射击精度。

  在倭寇为患东南沿海时期,火器曾保卫了南京城。嘉靖三十四年(1555),一伙只有70多人的倭寇从浙江绍兴登陆,一路奔袭到南京城下,并进攻大安德门,守军用火器还击,倭寇沿小安德门、夹岗门等四处乱窜,见无机可乘只得退往秣陵关,最后一路向西南逃窜,最后在苏州浒墅关被全歼。

  刺刀、子弹,见证南京守军武定门抗击日寇

  在征集文物中,有一批出自武定门机枪暗堡的文物,包括水烟壶、雪花膏瓶、印章、刺刀和子弹等,它们是1937年12月南京守军反抗日军侵略的见证。

南京城墙发布“征集令”,这些文物从四面八方赶来说故事

  武定门暗堡中出土的雪花膏瓶

  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朱明娥研究员告诉记者,2017年,中心在维修武定门南侧约300米处城墙时,发现因战争摧毁而埋没的机枪暗堡,对照1948年勘察绘制的“南京城防工事现状示意图”,可知此暗堡应为南京城防工事的“第46号暗堡”,并从其中出土部分作战遗留物及生活用品。



上一篇:上一篇:国务院表扬!四川这个市被奖励5000亩用地指标
下一篇:下一篇:最新!暴雨已致四川11条高速56个站点收费站关闭